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广州国际照明展览会 >
【XHF新春特别报道】探秘南京“社区团购”:2019年春节成头部玩
发布日期:2021-09-10 04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团购并不是一个新鲜词,早在2010年,团购的风潮就已盛行过,当时全国各地一下子涌现了5000多家团购网站,而团购风口一过,最后也只有少数玩家幸存了下来。

  直到2018年下半年,社区团购再一次与八年前的团购一样火了起来,全国出现了数百家做社区团购的企业。

  这背后的操盘者来自当年团购“千团大战”的幸存者、外卖地推军以及共享单车团队,如今他们的任务是在短时间内快速抢占小区,找到更多的社区团长。

  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统计,在资本寒冬中,超过20家社区团购平台获得了融资,投资方不乏红杉、软银等大牌基金的身影。另一边,永辉、苏宁同时宣布进军社区团购,京东、拼多多、每日优鲜等也以注资、内部孵化等方式入局。

  2019年的春节,被视为检验社区团购的“生死线”。有分析师认为,目前该赛道的创业者已近乎饱和,加之巨头的入局挤压,春节这场“战役”,有望成为社区团购渠道爆发的一个机会点,但也会“劝退”一批没有真正实力的企业。

  春节期间,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走访了一批活跃在南京的“玩家”们,看看他们眼中的社区团购风口还有多远。

  陈娟自认为是“南京最早做社区团购的人”,她是南京某超市的采购人员。四年前,她创建了一个团购群,每到家乡石榴丰收的季节,亲戚就开着农用车,把石榴送到小区门口,然后分发给预定的小区业主。

  因为省去了种种复杂的经销环节,陈娟的石榴物美价廉,得到了小区居民的一致好评。

  在社区团购的模型里,采用产地直发、基地直采、集中配送的方式,绕过中间环节,“我在小区里发团购信息,只要数量确定,从果地到南京大概只要1-2天,充分保证了水果的新鲜度。因为少了房租费、进场费等,价格上也会有优势。”陈娟告诉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。

  2018年,许多社区团购平台开始兴起,陈娟也受到了不少平台的盛情邀约。此前她主要以团购水果为主,抱着拓宽一下业务线的想法,她加入了某家社区团购平台,成为了一名“团长”。

  刚开始,陈娟的进展比较顺利。除了仍旧经营自己的水果产品外,在公司的要求下,她又新建了两个微信群,分别团购生鲜和生活用品,成员大多是经常团购水果的老客户。

  陈娟表示,“一开始平台提供的产品,价格优惠力度非常大,每周还会有几块钱、几毛钱的抢购活动,很多客户都不相信,但拿到手后,产品的质量也还不错。”

  相应的,开团的要求也很高,海鲜类产品需要50人才能开团,生活用品如卫生纸等则需要100人。每完成一单,陈娟可以拿到15%左右的提成。

  2019年开始,平台要求她开始卖水果产品。陈娟第一次推平台的水果,就出现了质量问题。更让她气愤的是,平台给出的理由是“因为春节临近,第三方物流公司延迟送货”。

  供应链是社区团购平台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,从长远的角度考虑,只有完善的供应链来坐镇,社区团购这个生意继续做下去的几率才大。

  陈娟告诉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,她加入的这家平台在南京似乎并没有自建物流仓储体系,而第三方送货的最大问题就是,无法控制在春节等重要时间节点时的配送效率。

  在陈娟的引荐下,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联系到了家住秦淮某小区的王先生,他早早地通过“团长”在某家社区团购平台上置办了一堆年货,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则订了不少半成品菜肴www.hlj0g.cn

  但就在前几日,王先生所加入的300多人的社区团购微信群里,群主换成某平台的内部员工,该员工表示,原先的“团长”节前离职,部分已下单的商品无法按期送达,客户可以选择去较远的门店自提或退款。

  当被问及日后是否还会继续开团时,该员工表示,公司正抓紧招募“团长”,但也有可能与小区附近的社区便利店合作,让超市营业者替代“团长”这一角色。

  对此,陈娟认为,不同于长沙等社区团购非常火爆的城市,南京地区团长的商业化程度其实不高,基本上就赚个跑腿钱,有时候甚至是倒贴的。

  陈娟透露,南京的团长基本不和单一平台签约,只是把平台当成供货商,可以从平台上任意地选择开团,大多数的团长并非专职,所以离职、跳槽率非常高。

  就陈娟所认识的众多团长中,最多的一位每个月大概赚2-3万左右,这位团长每天都开团,负责好几个小区,身边还有家人帮忙,做得相当辛苦,而这已处于该群体的收入金字塔尖了。

  事实上,“团长”就相当于社区拼团平台的网约车司机,不是雇佣关系而是协作关系,所以管理难度较大。同时,作为加盟群体,“团长”的忠诚度不高,如果他们带着一个社区的流量到其他平台,平台也无能为力,如何合理分配利益,提升对社群的可控性,这对平台来说是很大的挑战。

  十荟团是较早开始做社区团购平台的创业公司之一。去年4月,十荟团开始筹划做社区拼团,5月、6月在天津和南京两个城市做了一北一南两个试点。在天津的社区合伙人是社区便利店和夫妻老婆店,在南京则是宝妈。

  十荟团南京地区某负责人告诉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,“去年上半年,社区团购市场的竞争还没有这么激烈,平台的优惠和补贴政策相对较多,在南京招募了近300名团长,很快跑通了模式。”

  2018年8月,十荟团获得1亿元天使轮融资,投资方为启明创投、真格基金、愉悦资本和有好东西。如今十荟团已拓展了华北、华东和华中的12个城市。

  在渠道方面,十荟团的做法是在各个城市组建地推团队,由他们去找团长,并帮助团长建群拉新。

  当记者问及目前团长数量时,该负责人表示,因为进入市场较早加之充足的资金支持,平台在南京处于领跑地位,团长数量稳定增长。

  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,地推及团长的招募过程也并非没有压力,“因为南京的发展更偏向于一线城市,所以我们在二三线城市惯用的下沉式打法有一定阻碍。”

  “上升,则意味着产品种类及目标人群需要及时变通,各个城市的打法也因城而异。”

  从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来看,并不仅仅只有“团长+社群”,部分创业平台则倾向于“社区店+社区”的布局方式。

  社区生鲜电商“呆萝卜”于 2016 年创立于合肥,与十荟团一样,也在去年8月,完成了千万级美元天使轮融资。

  呆萝卜采用的即是门店取货模式。新华日报财经客户端在呆萝卜的小程序内发现,其在南京已经开设了10家线下门店,主要在河西和江宁两个区域。而在呆萝卜的大本营合肥,已经有了95家门店。

  呆萝卜的发展之路看起来和永辉、盒马生鲜等相似。都是以高频的生鲜的作为切入口,将流量引到线上,进而转化为其他品类的购买。

  如何让消费者选择社区团购而非像盒马鲜生、永辉以及更多外卖渠道,则需要一个更充足的理由,毕竟便宜货到底可以买多久,没有人知道。创业平台如何在非二三线城市跑赢行业巨头,是当下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阿拉丁照明网是光亚展览旗下照明行业网站,凭借广州国际照明展十余年行业资源,提供照明企业电子商务,照明媒体资讯聚合,照明行业交流学习,照明专业资料检索四位一体的网络应用,势必成为工程照明领域最具实力的综合服务商,是中国照明行业最专业最权威的门户网站。